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神话复苏从斗战胜佛开始

第一百五十六章 教育女帝

  

  铠武的体内的灵气比我多出一倍不止!但我和他只相差一段,仅仅是一段,便能差这么多吗?

她表情严峻,加上那六位长老,她们的灵气都比不上铠武。

“前辈,你说的不准啊!我们联手也不是铠武的对手,我们现在还能怎么办,要...要跑吗?”

龙前辈缓缓分析道:“你们能跑几个人?那几百位蛇人能跑几个人,牺牲她们?”

问题确实如此,最关键是她们,如果没有她们的话,我们近乎能全都逃走,但她们在这丛林中根本比不上铠武,何况她们数量太多了。

“你们...你们全部撤退,我和女帝为你们争取时间。”

“不行!跑就要一起跑,死更要一起死!”

“我们会没事的,你们还不相信自己的首领吗?她可是你们首领啊!”

对啊!如果...如果是首领的话,肯定会没事的!我们...我们留在这里反而会拖累首领。

她们在百般思考下决定离开。

现在,已经就剩下女帝和言澈他们俩了。

女帝瞥了言澈一眼,嘟囔道:“真是一个笨蛋,四重黄灵境留下来不也是帮倒忙吗,就知道耍帅吹牛!”

“怎么,你不想让我陪你一起死?”

“死?你只能死在我手里,别忘了,你在黄金圣殿的时候是怎么威胁我的,这笔账,回九州后我会好好跟你算的!”

“你是舍不得我死吧。”

“放屁,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你杀了,你试第一个敢威胁本帝的男人!你以为本帝会放过你吗。”

她的重心依旧放在紫雷神火上面,对方是冰属性铠武,唯一的筹码就是紫雷神火,如果紫雷神火都不能伤到他的话,那便毫无升胜算。

“真以为我是来受委屈的吗!”

言澈爆发出全部的灵气,能起到的作用依旧微乎其微。

她一直在给言澈争取时间,让言澈用戒指积蓄灵气。

“女帝,我们同时攻击他的下颚,一定要爆发全部的灵气,不要有所保留。”

“生死相搏吗!”

她淡淡的看了言澈一眼,很是柔情,依旧平淡。

“如果没能击败他,死的就是我们,怎样,和我死在一起很不甘心吧。”

“没错,很不甘心,我才不会跟你死在一起!”

急冻光束和紫雷神火近乎同时攻击铠武的下颚!

但急冻光束和铠武毕竟是同属性,效果不佳,言澈用还留有的灵气直接抱起女帝跑路。

“你不是把多有灵气都使用了吗。”

“笨蛋,我吃了几颗补气丹,已经恢复了一些灵气,更何况你刚刚不是说和我死在一起会不甘心吗。”

“哼。”

女帝冷哼一声。

但灵气耗尽的她只能被言澈抱在怀里,言澈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。

“你...你这眼神太猥琐了吧!”

“哪里猥琐?”

“你的眼睛都在长在我身上了,我的胸前就那么波澜吗,怎么,再喜欢你也不能拥有。”

哼,早晚有一天要让你哭着求我,到时候,我肯定会用这句话回应你。

他们追上部队的时候,她们已经赶到妖兽森林内部,但周围出现的高阶妖兽越来越多,寸步难行。

女帝不在的这段时间,她们行动的很缓慢!可以说是寸步难行,不知道剩下的大半部分路要走怎么走。

他们要避开高阶妖兽,也得和妖兽对战,灵气根本不够恢复。

“我们原地休息到中午,休息三个小时。”

女帝驳回道:“不行!我们必须赶紧走出这片森林,再拖下去,妖兽只会更多,你以为我能坚持多久。”

“但你以为她们能坚持多久!长时间的长途跋涉,还需要和高阶妖兽对战,她们已经不能再坚持了,哪怕是心理上也达到极限了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,你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还安然无恙,她们怎么可能不行。”

“你好好看看她们现在的模样姿态。”

言澈静静地坐到一颗坐下,赶忙吃了几颗补气丹恢复灵气,恢复灵气不是一时半会的事,需要一定的时间,她们或许到中午都不能恢复到平常状态。

真的和他说的一样,我只顾着赶路,都没有注意到她们已经到达极限了,我这个首领到底是怎么当的啊。

“前辈,我刚刚是不是说的很过分。”

前辈很确定道:“这是她作为首领要必须经历的事,她在这次之后就不会再这样了,对吧,所以你刚刚做的很对。”

女帝很自责自己没能注意到她们的状态,在下午赶路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,让言澈很是担心。

“怎么,还在为我上午说的话不开心?”

她连忙催促道:“你快回队伍前面,让你来后面啊!”

“我已经在后面呆了很长时间,你都没有注意到,以你现在的状态能确定不会有人掉队吗。”

“唉。”

她叹了口气,表情很是失落。

“你不是很自信吗,你不是很傲娇吗,怎么,就因为我的几句话就改变看法了?”

“我就是不明白连你都能注意到的事,我却不知道,我是她们的首领啊!”

“你担任她们首领的时间还很短,领导能力不是突然就有的,需要时间。”

“那你呢,你是说你十五岁就有领导能力呗。”

“我能领到的士战场最快取胜不是没有原因的,你确实深受她们的爱戴,但你太急太专注了。

他拍了拍女帝的肩膀。

“哼。”

“区区言澈也敢教育本帝,你看着,我绝对不会再发生那种错误。”

“嗯,我会好好看着。”

言澈想起自己在黄金圣殿说的,小声问道:“你还在生气吗?”

“当然!我一直都在生气,都怪你,你只会说让我生气的话做让我生气的事。”

也对,她生气确实理所当然,毕竟,她可是傲娇了一世的女帝。

言澈静静的望着女帝。

“你看什么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不想让你看我,我怕你迷上我。”

“我听二长老提起过,你拥有魅惑体制,任何男人见到你都会沦陷,哪怕是雄宇那么正直的男人,但巧的是,我言澈不会沦陷,反而做着从未有男人对你做过事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